资讯 • 热点

第九届《中医药文化》学术工作坊在沪举办

独家特别策划10/8/2020 7:11:27 PM


今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抗疫医疗史因此备受广泛关注。近日,第九届《中医药文化》学术工作坊在上海中医药大学成功举办。来自中医学、历史学、文献学、社会学、传播学、传染病学、经济学等领域的学者以及亲历疫情一线的专家50余人共聚一堂,激荡思想火花,就“瘟疫下的省思:跨学科视角下的疫病研究”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入的学术交流。


当天会议由上海中医药大学科技人文研究院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中医文献所所长梁尚华教授主持开幕仪式,上海中医药大学副校长杨永清教授致欢迎辞,上海中医药大学科技人文研究院院长刘红宁向与会专家介绍了编辑部及期刊发展情况,《中医药文化》编辑部主任、主编李海英对此次工作坊的筹备情况进行了详细介绍。


会议共分4场主题论坛,17位与会嘉宾分别从多学科视角出发,多角度地探讨了疫病防治中的经验与启示,就“中国传统疫病应对的成效与意义探略”“疫情下中医文化的体制性偏移”“中医药参与武汉抗疫的贡献”“疫病的现代性:从“瘟疫”到“传染病”的认知嬗变”“疫病社会心态心史研究刍议”“中国近代社会转型期霍乱防控中”“中医药文告的传播与思考”等17个专题进行学术报告讲演。


上海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严世芸教授、段逸山教授、复旦大学高晞教授、上海中医药大学王旭东教授、敦煌研究院杨富学教授、上海中医药大学张如青教授、上海交通大学蔡英文副教授对专家的讲演进行了精彩点评。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余新忠教授进行了全面深入的总结发言。他通过比较全面地梳理中国历史上疫病应对的举措和演进,钩沉传统时期相关史料,总结中国传统社会在应对疫情上的成就和历史经验,并立足科学和常识来评估传统时期疫病应对的成效。他提出,瘟疫引发的社会和个体的种种反应,古往今来,往往具有相当的共通性,从历史的观察中去发现人性和社会复杂及其对于文明价值和人伦道德的构建启发,对于稳定社会心理、彰显文明的价值和意义以及减缓疫病的伤害,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余新忠最后指出,要把瘟疫从人类的灾难转化为历史的“推手”是需要反省、批评和改进的,他希望通过对历史的梳理和探讨,努力去审视内部的一些问题,进而推动历史的进步。


上海中医药大学王旭东教授提出,新冠肺炎疫情大考之下,举国体制为中国人民战胜疫情提供了最为强大的制度性保障,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中医药行业也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发挥了有力的作用,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但其核心价值却未能呈现于世。回顾中医药文化在抗疫工作中的得与失,反观现有管理制度带给中医药文化的整体影响,发现其中的问题,才能有针对性地对其进行发扬和调整。


复旦大学高晞教授从“瘟疫”到 “传染病”的术语转换现象开展阐述,认为该过程是近代中国从知识界到国家层面的“传染病”概念的接受史,折射出学科知识转型和国家防疫卫生制度的建设等一系列相关事件,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场知识的嬗变就是疫病现代性的体现。


兰州大学刘永明教授从文化的角度,既系统阐述了道教防治疫疾之术的医学贡献,又对道教宗教性防疫、防治疾病进行了深刻反思。他认为:“道教医学与传统医学是相互交织、密不可分的,反观道教的医学探索、道教的养生修炼术、道教的医药文化,都可以视为颇有价值的文化遗产。”


敦煌研究院、敦煌文献研究所杨富学研究员认为,中医自创立以来,流派众多,不同流派之间用药治疗有很大的不同,元朝用开放的胸襟允许并鼓励各个流派的发展,为元代医学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尤其是以阿拉伯、波斯、回鹘为主的大批色目医入华,受到蒙古统治者的器重,使他们有机会参与到中原的抗疫活动中来。


杨富学指出,自元代始,中医面貌发生了重大变化,在辩证、施治以及药物的使用方面都更加多样化,可以说,中医在元代发生了质的变化,从而为明代李时珍集大成之作《本草纲目》的出现提供了重要条件。


广州中医药大学刘鹏教授的报告题为《明清温病学说的建构:以儒学化与地域化为视角的考察》。他认为,宋元以后,中医学的发展呈现出明显的儒学化倾向,张仲景的医史地位愈加突出,《伤寒论》成为后世医家需要师法的经典。在这样的医学发展社会背景中,医家都需要寻求自汉代《黄帝内经》、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以降,自身在整个学术史脉络中的坐标,从而借由对先贤医圣和经典的追溯,确立自身学说的正统性。至于明清温病医家,即使面对仲景的短板、明确点明《伤寒论》非为温病而设,但依然坚持说是师法仲景,坚持认为用其法而不陷于其方,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对仲景的学习和继承,从而走出古方今病不相宜的现实困境。


全国名中医、中医文献学家、中医临床学家、中医教育学家,原上海中医药大学校长严世芸在点评中表示,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救治中,由于中医药较早介入,坚持中西医结合,取得了显著成效。大量临床实践证实,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的效果是肯定的、有效的,但是舆论中仍有不少对中医药实际效用的质疑,甚至是贬斥。对此,严世芸表示,要警惕科学迷信主义这种怪异而可怕的思潮。这种思潮的形成根本原因是民族自信与文化自信的丧失。他强调,中医药学具有与西方近代科学的机械论、还原论相对立的整体论、方法论,其所探索研究的是复杂性、动态性、非线性的生命状态本质。中医药的这一特征,正与当今出现的科学新思潮、科学发展新趋势相吻合,相信中医药学在未来科学发展中将大有作为。科学的现代化进程正经历着深刻的变革,中医药的创新与现代化也应作出深刻的思考。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与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是我国卫生与健康事业的必然趋势。


据悉,本次学术工作坊由上海中医药大学科技人文研究院《中医药文化》编辑部与南开大学历史系余新忠教授学术团队联合召集主办,上海希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支持。


“回顾历史上的瘟疫,不仅对人类生活方式、社会运转模式等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也让我们不得不思考当下及未来如何才能从容应对突如其来的瘟疫。希望本次研讨会通过跨学科的广阔视角,聚焦历史上的疫病,探索古今中外防疫的历史经验,以期服务当下医疗与社会的学术需求”,《中医药文化》编辑部主任、主编李海英接受采访时表示。











责任编辑:陈晓明

上一篇:“大变局下科技产业链知识产权创新发展之道” 2020 IP创新专家论坛在沪举办

下一篇:首届丝路国际青少儿文学艺术大展新闻通气会在沪成功举办

旗下业务介绍:电视节目 - 网络电视 - 网络广告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51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