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热点

金融信息不可靠困扰中国经济

机构学习 · 研究金融时报许明晓2016/7/21 10:58:41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中国浩如烟海的习语处处充满了对书面文字可靠性的敬意。但这个3000多年前就开始在甲骨上刻字的国家如今发现,自身已受困于危险的信息鸿沟。


  金融信息可靠性的全面崩溃正在加剧资本错配,后者正是中国经济效率下滑、公司债务水平急升的根源所在。例如,想象一下,假如一家中国金融机构考虑向一家公司放贷,它可能会怎样设法找到关于这家公司的准确信息。作为首选,它可能会求助媒体报道。这样做可能被证明是欠缺考虑的。这家机构找到的文章可能已经受到了“有偿新闻”——在新闻发布会上将现金装入信封塞给记者以换取正面报道的做法——的左右。这种做法在中国如此普遍,以至于一家中国公司开发了一款类似优步(Uber)的应用,以提高这个有偿新闻产业的效率。这款名为“找记者”的应用可以让企业与划分好不同等级的待命记者建立联系。


  优步用户为一辆真皮内饰的奔驰(Mercedes-Benz)轿车支付的费用肯定比一辆本田雅阁(Honda Accord)要高,同样,“找记者”这款应用也列出了不同的收费标准:“普通”作者写稿(1个渠道发布),收费1000元人民币;“中级”作者写稿(5个渠道发布),收费3000元人民币;而支付8000元人民币可以享受高级服务——由“资深”作者写稿并保证在25个渠道发布,其中4个为知名渠道。


  这款号称拥有1000多名记者及3000多家媒体资源网络的应用,称自己为“媒体人帮创业者写发稿的智慧共享平台”。然而,由于其商业模式遭到批评,该平台近期似乎已经被关停。

  如果媒体不可信,那中国金融机构还能指望谁呢?信用评级公司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然而,中国的评级机构如此盲目乐观,即便面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的警告——约1.3万亿美元的企业贷款有变成坏账的风险——它们也没有流露出丝毫不安。


  位于上海的数据提供商万得资讯(Wind Information)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的评级机构给予了99.5%的未偿公开债务投资级评级。这发出的信号是,除极小部分以外的公司债都可以安全持有——尽管今年的公司债务违约事件已激增至2015年全年水平的三倍。


  在微观层面,这种荒唐程度更加明显。


  兖州煤业(Yanzhou Coal)曾经经营状况优良,眼下陷入困境,债务倍数飙升。该公司去年资产收益率仅勉强维持在0.1%,中国评级机构却给出最高级别的信用评级。相比之下,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给该公司的评级为“垃圾级”。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股市分析师也同样乐观。他们对中国主要股指上证综指的所有成分股公司,都几乎一致地向投资者给出了“买入”的建议。彭博(Bloomberg)估算显示的是4.4的平均评级,而5代表分析师一致推荐买入。


  到处充斥的乐观主义让中国的金融机构失去了警惕性。如果所有企业的状况都被认为好得不能再好,金融机构就很难将毁灭价值的僵尸企业与具有活力的创新企业区分开来。


  没有优质的金融信息,可能很难解决资本错配问题,正是这一问题导致了今年最令人吃惊的经济统计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每产出一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需要四单位的信贷。

  然而,北京方面似乎并未准备好放任“百家争鸣”。南中国海日益紧张的局势加剧了本已躁动不安的政治环境,使得中国领导层对批评和直言不讳的评论充满疑惧。


  中国官媒已收到指示要尽一切努力传播和谐之声,促使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网在其2015年《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中宣称,官民之间舆论的共识度有了很大的提高。


  然而,中国面临的危险是,有可能在追求和谐的过程中丧失了判断能力,使自身无法走出糟糕的放贷决定导致的债务泥沼。

 

      《城市·中国》栏目 编辑策划 许明晓

上一篇:一样的课堂,不一样的收获

下一篇:文化构建精神家园--担当有我

旗下业务介绍:电视节目 - 网络电视 - 网络广告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51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