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观点

牛根生:我为什么选择做慈善

  牛根生在一个月大的时候价值50元人民币。他知道这一点,是因为这是1958年一贫如洗的父母把他卖给邻村一个较富裕家庭的价格。


  到2004年46岁的时候,牛根生的境况和净财富已大为不同。那一年,他创办才5年的乳业公司蒙牛乳业(China Mengniu Dairy)在香港上市。随后他立即拿出几乎所有收益(价值数亿美元)创立了老牛基金会(Lao Niu Foundation)。老牛基金会在内蒙古注册成立,致力于改善中国境内外的教育和环境。


  如今,这位农村家庭的养子结交的是比尔?盖茨(Bill Gates)、美国前财长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以及对冲基金Bridgewater的创始人雷?戴利奥(Ray Dalio)等全球慈善家。但在2004年,牛根生捐出几乎所有上市收益的做法在中国闻所未闻。


  对习惯了贫困的那几代人来说,这种在西方习以为常的慈善捐助是异域文化的一部分。甚至(或者特别是)他的家庭都感到震惊,他优先考虑的是未知的受益人,而不是自己的子女。
  牛根生是在商海发家致富的一代企业家之一,他不在政府体制之内,而且当时数字科技还没有创造出一批国际化的亿万富翁。


  尽管他的故事突显出中国及其许多国民身上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它也使人们对这种新的繁荣以及许多人承受着发展的代价这一点产生了疑问——这种发展通常带有灾难性的副作用,比如化工厂排放的污水和食品掺假。


  牛根生在年轻的时候就发现了慷慨好施的快乐。他回忆称:“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因为我的父母(在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被认为是坏分子,我受到歧视和欺凌。”他的养母与原国民党政府有关联。


  他在香港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为了摆脱这种处境,我开始与同学分享母亲有时给我的一些零花钱。不久后我成了孩子王。所有的孩子都听我的。”


  后来才知道,这番解释不尽诚实。他承认,在学校里分钱更像是交保护费来确保免受欺凌:零花钱既给了带头欺负他的同学,也给了他的班主任老师。


  有评论家指出,牛根生(以及其他许多中国慈善家)在今天的慷慨好施与他小时候的做法并无不同。中国许多“慈善捐赠”也是在缴纳某种形式的保护费,寄望于避免遭受非官方的压力。


  牛根生在其职业生涯初期继续把慷慨行为作为企业战略。他说:“我拿出一半薪水来奖励下属,补贴员工、奶农和牛奶经销商。我还向一家小学进行了捐赠。”


  牛根生的基金会现在有40亿元人民币(合6亿美元)资金可以运作。


  “我曾取笑过这种说法,‘富不过三代,第一代创业,第二代守业,第三代败家’,我把这三代人做的事全做了。50岁后,到了我做贡献的时候。”


  慈善捐赠是经过认真考虑的。牛根生表示他希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但他也必须确保自己支持的事业和受捐人不会触犯政府。


  他说:“地方经济发展不平衡,医疗、教育和其他社会资源分配不均衡。”


  “当时,政府和市场由于太忙而顾不上这些。政府需要慈善扮演辅助性角色,让社会变得更美好。”


  他的基金会支持教育,主要针对7岁以下的儿童——在许多偏远地区,这些孩子由于太小而无法上公立学校。他还启动了一个在内蒙古家乡种植4000万棵树以帮助阻止沙漠侵蚀的项目。


  他今天的慈善事业很崇高,但蒙牛最近的历史则不那么光彩。2008年多家公司卷入“三聚氰胺事件”,蒙牛也在其中——向其供应原奶的奶农向原奶中添加了有毒化学物质三聚氰胺。


  三聚氰胺事件导致6名婴幼儿死亡,还有数千名儿童患病。2011年蒙牛再次发生食品安全丑闻。对此牛根生不愿细谈,只是指出,此类事情在许多市场都会发生,是过度贪婪的结果。
  中国国内研究此次事件的记者认为政府监管不力导致了食品安全问题频发。


  此次丑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直至今日,香港仍限制内地游客可携带回去的婴幼儿奶粉数量,这些游客因担心内地奶粉不安全而在香港购买奶粉带回内地。


  蒙牛最近发布的财报提到了丑闻的持续影响,并描述了利用技术手段来控制质量并重获消费者的信心。


  与此同时,尽管保留了蒙牛非执行董事职位,但牛根生现在投身于被他称作下一阶段的慈善事业当中,在国外开展慈善活动。他与保尔森合作保护候鸟湿地,与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合作资助学生赴美国留学。


  他说:“截至2015年末,我们与142家国内外机构进行了合作。”


  与出生于20世纪动荡年代的许多中国人一样,牛根生的人生发生了梦幻般的转变,这令人联想到一个道教故事——或许是庄周梦蝶的故事,即庄周睡觉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醒来后分不清是庄周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庄周。


  他说:“金钱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它既能让人流下感激的泪水,也能让人反目成仇。一切取决于你怎么用它。”


  Gloria Cheung补充报道


  新一波慈善行动:腾讯创始人转向慈善事业


  不久以前,中国内地和香港以外的人还很少听说过腾讯控股(Tencent Holdings)的联合创始人陈一丹。腾讯是中国三大互联网公司之一,市值接近2000亿美元。


  陈一丹的慈善活动就更不为人所知了——腾讯在2007年创立了一家慈善基金会,是中国首家成立慈善基金会的互联网公司。另外,陈一丹捐出20亿元人民币(合3亿美元)在武汉创办了首家非盈利性民办大学。


  在今年5月末,一向低调的陈一丹在香港的一个庆祝晚宴上宣布设立“一丹奖”,其宗旨是“通过教育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他捐出25亿港元(合3.2亿美元)设立该奖,每年为那些在国际上推动教育事业的人颁发两大奖项,每个奖项得主将被授予3000万港元的奖金。


  越来越多的内地慈善家相信,“教育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陈一丹就抱着这样的信念。这位亿万富翁经常回忆说,他的祖母是一个文盲。


  牛根生表示,他在2004年设立慈善基金会的时候就预计中国的慈善事业将会蓬勃发展。他回忆道:“当时,所有人,包括我的家人,都认为我疯了。甚至比尔?盖茨也告诉我,‘你走在了我前面’。”


  “当年我做慈善的时候,我是第一个。但20年后,中国所有人都会做慈善。”

上一篇:兰杰·古拉蒂& 艾丽西亚·德桑图拉:“活下来”只是创业的第1步,稳住脚跟地“规模化”才是剩下的99步

下一篇:书评:亚洲世纪与全球重心东移

旗下业务介绍:电视节目 - 网络电视 - 网络广告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51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