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观点

任正非(致敬儒商.博鳌儒商典范人物简介1006号)


 城市中国网(图/文  陶金)任正非,华为公司总裁,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领袖”。

        任正非以其特有的远见卓识,从华为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注意精心培育华为企业文化,并自觉地将这种独具特色的文化注入企业的经营管理活动之中,从而产生了巨大的文化管理效能。有人曾经问任正非,华为的文化是什么?任正非说,华为文化什么也不是,五千年的中国文化也没有具体到什么,你的外婆一个字都不认识,她却天天在向你灌输中华文化。文化不是什么东西,但文化处处都在。

        在任正非看来,企业是一个功利集团,华为的一切都是围绕商业利益的。因此,华为的文化叫企业文化,而不是其他文化或政治。因此,华为文化的特征就是服务文化,因为只有服务才能换来商业利益。任正非对华为的企业文化建设是十分重视的,他经常有意识地传播、修正华为的企业文化,以优秀的企业文化感召华为人、统一华为人的思想,华为的成功,企业文化的作用功不可没。

        在任正非的身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子,比如他要求华为人要孝敬父母、尊长爱幼,这使得华为的企业文化不可避免地带有这些传统思想的色彩。任正非曾经说:“资源是会枯竭的,唯有文化生生不息。”这句名言已经成为众多企业家的座右铭。任正非在这里所说的企业文化,绝非狭隘的企业文化概念,绝非仅仅是指企业的价值观、员工所应遵守的做事原则和方法,而是包括华为人的智慧在内的“泛文化”概念。任正非认为,有形的物质资源始终是有限的,而人类的创造力是无穷的,只有保持良好的创新精神,才能克服资源匮乏的困难,创造出一个个奇迹。

        任正非十分赞同“小胜靠智,大胜在德”,将其篆刻为石碑树于华为公司总部。这里的“智”主要是指技术、营销等具体的操作层面的因素,这里的“德”是指思想意识等精神层面的东西。显然,技术、营销策略等“有形”的东西,通过学习很容易掌握,但道德修养却是要靠细致的思想工作,靠员工个人品行的长期修炼、积累形成的,很难一蹴而就。在“德”的问题上,任正非对华为人有不同的要求,员工级别不同,要求也不同。对一般员工,任正非只要求他们能够根据自己付出的劳动,获取相应报酬。但是,任正非会从普通员工中发现那些愿意为华为的事业献身的员工,将他们培养成华为的干部。员工的职位越高,任正非的要求也越高。他要求,在职的华为干部必须要有敬业精神、献身精神、责任心和使命感。任正非提出:“不打粮食”(绩效成绩不好)的干部要下台。我们要清退那些责任结果不好的、业务素质也不高的干部;我们也不能选拔那些业务素质非常好的,但责任结果不好的人担任管理干部。他们上台,有可能造成一种部门的虚假繁荣,浪费公司的许多机会和资源,也带不出一个有战斗力的团队。

        任正非提出著名的“灰度”理论。他指出:“一个领导人重要的素质是方向、节奏。他的水平就是合适的灰度。坚定不移的正确方向来自灰度、妥协与宽容。一个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产生的,是从灰色中脱颖而出,方向是随时间与空间而变的,它常常又会变得不清晰。并不是非白即黑、非此即彼。合理地掌握合适的灰度,是使各种影响发展的要素,在一段时间和谐,这种和谐的过程叫妥协,这种和谐的结果叫灰度”。无穷性的灰度,给华为文化植入了一种开放、妥协和包容的灵魂。从根本上说,中庸之道实际上是任正非管理思想的核心。在公司整体运作中,任正非一直主张管理上要做到进取而不盲动,稳健而不保守,敢冒风险,又善于稳中求胜,以取得管理的最佳效果。他多次强调:在公司的各项管理中,一定要实事求是,遵循自然法则办事,实现从量变到质变的发展过程。特别是处于大发展时期的公司,改良和优化才是管理进步的好方式,而不是“革命”和“全盘否定”、“轰轰烈烈的剧变只会撕裂公司,所以,要在撕裂和不撕裂中把握好度。”



责任编辑:陶金

上一篇:张瑞敏(致敬儒商.博鳌儒商典范人物简介1005号)

下一篇:致敬儒商·首届博鳌儒商标杆人物发布

旗下业务介绍:电视节目 - 网络电视 - 网络广告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51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