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观点

来首良:家族发展与文化传承

   本文作者系:来首良--“文化基因”研究行者。
    如何将古今中外的文化变成可以看得见,摸得着,可以实际操作的行为与理论模式;使每个人所携带的文化基因序列都能得到优化,每个人都能得到良好的发展。使家族财富与荣耀得到传承、商业组织在不同时空中都能得到良好发展。这一直是我思考的方向。是学者,但更是行者,不仅从理论上探讨,更从实际操作上实践。

    

     

      今天作为家族文化寻根的研究学者应邀出席参加苑氏家族的活动。


  我的观点有以下几个方面,汇总于下,共同讨论。


  1. 家族教育研究的目的是: 剖析每个人所携带基因的特殊性,在人生发展和后代教育中减少重复性的错误,针对性的发展祖先长期积累和发展的特殊才能。


  2. 家族教育研究的根本目的是:培养做人做事的能力,达到“中和位育,随生乐业”(潘光旦语)。


  3. 家族教育中,要将儒家所提倡的“格物”和“致知”结合起来。


  4. 中国传统文人的心理和知识结构是不完善的,要有怀疑,辩证和系统化改造的雄心。东方人对事物的感受靠大量的感性和直觉形象思维,缺乏西方传统中的理性,科学等精神。中国人骨子里缺乏求真求是的科学研究精神。所以,国学要不要读,要读,更要与古人对话,辩驳,提出自己的观点,随时讨论。更要多看中国算数史和西方数学史,了解基础科学里的研究精神。


  徐光启对“士子”的心态有精辟的论述:“算数之学特废于近世数百年尔。废之缘有二:其一为名理之儒土苴天下之实事,其一为妖妄之术谬言数有神理,能知来藏往靡所不效,卒于神者无一效而实者无一存”。中国数学的衰微应归罪于道学家的蔑视科学技术,鄙视一切实用之学或陷入象数神秘主义思想。中国其他科学也大致如此。


  现在我们要“不向古人五体投地,也不受潮流的颐气指使,只知道择善而从,择不善而改。”(潘光旦语)


  5. 商品意识非常重要。


  财富不是罪,道德与财富应该齐飞。没有坚实的物质基础一切都是空谈。实现财富非常重要的一个素养就是商品意识。如何把东西做的更好。如何设计并组织生产?这一点是解决上面的素质修养与现实社会结合的一个连接点,纽带。这一点也是我们种族血液里特别缺乏的一个点。


  从历史来看,颜回虽无二过,是个道德模范。但是解孔子陈蔡之厄的还是大商人子贡!没有子贡的支持,孔子的文化班子根本没办法周游列国十三年。


  6.艺术修养和实际动手能力要结合。音乐和美术的修养很重要,不是希望每个人都是音乐家或者画家,而是培养对周围事物的敏感和对自我心灵的把握。


  当年上海的传教士在收留孤儿后就一方面教孩子唱赞美诗,一方面教木工、印刷、彩色玻璃等手工艺,教会逐渐将这些孩子的作品卖给社会,得到的钱又支持教会的工作。这是非常值得人们思考和关注的。今天依然可以在上海浦汇堂路的土山湾博物馆了解具体信息。所以当孩子玩泥巴,就一起玩吧,当孩子“不听话”时,就要注意他最想做的是什么,“听话的”有哪些? 一起学习,一起改,而不是粗鲁的否定!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


  知识和智慧是两码事,正如素养和天赋的差别。知识以智慧驾驭,天赋修剪成素养,乃是至简之大道。家族发展之根源!

 

       编辑策划:《城市·中国》栏目 许明晓

上一篇:来首良:古体诗词的现代化问题

下一篇:浮世清欢——百彩墨作品展二度开幕

旗下业务介绍:电视节目 - 网络电视 - 网络广告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51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