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观点

林毅夫:中国或将成为世界发展的领头羊

今年9月,中国将首次主办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这将成为中国在国际事务上发挥其领导力的一次难得良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以今年的G20峰会为契机,抓住宝贵的历史机遇,向世界展现中国发展的雄心壮志。更为重要的是,习近平主席应始终确保发展成果能由全体人民共享,并在明年启动中国与其它经济体的多边投资协定谈判。


以今年的G20峰会为契机实现这些目标并非遥不可及。相较而言,G20峰会是近些年来较为成功、有效的多边协调合作机制之一。例如在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G20峰会就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除此之外,国际社会对一个国家如何取得卓越的发展成果已经有了一定的共识,科学技术的进步、生产效率的提高和基础设施的完善是其中的三个主要因素。科学技术的进步是充分就业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前提和保障,而完善的基础设施则能够显著降低交易成本,提高经济运行效率。


我们深知,当前世界各国发展水平的差距仍然很大。发展中国家的人力和金融资本的基础都比较薄弱,而外汇储备和信贷规模也小得可怜。它们因而无力进口原材料和机器设备,使得他们只能处于全球价值链的末端,这些国家的发展路径充满了荆棘。


要弥补发展中国家在人力资本与金融资本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的巨大差距,并使得它们能够获得更高的外汇信贷额度,助力国家发展,最好的方式就是获得外国直接投资。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吸引外资并不是一件难事,因为发展中国家可以提供更高的潜在投资回报率。


在这些国家,与稀缺的资本相比,劳动力资源是相当充裕的。但是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卢卡斯所言,现在资本正在向错误的方向流动:资本正从低收入国家流向高收入国家。这一错误的趋势吞噬了发展中国家的可用资本,限制了这些国家的发展,从而进一步扩大了国家间的收入差距。


2008年,劳拉·阿尔法罗(Laura Alfar)、西伯内姆·卡莱姆利(Sebnem Kalemli-Ozcan)和瓦季姆(Vadym Volosovych)在《经济学与统计学评论》上发表文章指出,欠发达国家缺乏资本净流入的原因之一是这些国家没有相应的部门接受和分配外国投资。但是这些国家又需要资本流入来建设和发展必要的金融部门,这使得这些欠发达国家陷入了“死循环”。


如果各国能够达成一项多边投资协定,那么投资于发展中国家就将变得不再困难重重,或许这能够将欠发达国家拖出“死循环”。与此同时,这一多边投资协定也将涵盖设立投资保护机制和激励机制、争端解决机制、企业社会责任准则和国有企业与主权财富基金投资规约等,这些机制的设立将增强投资者的信心,强化欠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基础。


世界贸易组织(WTO)十分自然地成为了这一多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平台。在此前的多边投资协定谈判中,发达国家反而比发展中国家获得了更多的优待和特权,这是各方暂未能够达成多边投资协定的原因之一。在过去十年间,全球投资环境发生了剧烈变化,因此各国应该重启多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如下图所示,发展中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已经占到全球对外投资总额的近四分之一。这意味着一些新兴经济体已然成为了资本输出国,它们将在未来全球投资体系中扮演重要角色。


中国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角色。从下面的图表中不难发现,中国从外国直接投资(FDI)中获益颇丰,而近些年来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ODI)总额也开始增长。


根据联合国贸易与发展组织(UNCTAD)的报告,2013年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总额就已上升为世界第三。据其预测,中国将在2016年成为资本净输出国。中国的“走出去”战略鼓励国内的企业到海外投资并扩展业务,“一带一路”战略则计划为整个欧亚大陆提供贸易基础设施保障。因此,这一趋势只会日益加强。


中国很快就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来源国。几十年前,中国还是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目的地之一,而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了重要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国。中国在对外投资方面的快速发展使它当仁不让地成为G20峰会全球发展议题的领头羊。


为此,中国应当明确具体的发展目标,规划切实可行的、可供借鉴的发展路径。为发展中国家建立不具有约束力的、促进投资的框架协议或将成为发展路径的第一步。这一框架协议理应具有很强的包容性,平等对待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促进世界各国的经济增长。

 

资源来自PROJECT SYNDICATE网站

上一篇:郑永年:“文明化”的政治渐进过程

下一篇:公共政策主编 刘波:反思里约奥运会

旗下业务介绍:电视节目 - 网络电视 - 网络广告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5149号